周一

我怕不是一只小龙虾【突然聋瞎】

「all金」无感之者

无感之者(2)——继

这次没有假的螺丝,隔瑞。
金依旧是在和同伴聊天。
文风可能放飞自我。

一个人存活是很无趣孤独的,所以,只要遗忘了孤独和趣味……

金走啊走,永无止尽,直到他看见了坐在星月刃上吃棒棒糖的凯莉大佬。


“凯莉!”金招着手向凯莉跑去 凯莉回头,她的瞳孔放大。就像是见了鬼似的。


“……金?”凯莉等金靠过来,给了他一大嘴巴子。 “凯莉,你打我干嘛?"(º Д º*)”


金一脸萌逼。

“额……我……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。”


“当然是真的啊!” 凯莉一时语塞,她不知道应该是表示惊讶还是开心或是疑惑。毕竟那个白痴大笨蛋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。


“金,我捡到了这个。”凯莉 从裙子里拿出了一串项链。


这串项链是由许多个灰色菱形组成,但却只有两个是有颜色的。


那两个颜色分别是金色和绿色。


“……金……算了,你走吧。”
凯莉把金华丽的扔在了星月刃上。


星月刃以它最快的速度前行,不过一会儿凯莉就消失金的视线中。
星月刃飞了很久,在途中直接略过了许多认识的人。


路上有着
疑惑却努力的紫堂幻。(无法自我判断的紫糖幻)
狂妄却细心的雷狮。  (没船又弟控的雷狮)
中二却有爱的安迷修。(中二却没船的安迷修)
有智却无力的鬼狐天冲。  (败在了命运上的鬼狐天冲)
能保却无护的银爵。  (保护不住重要人的煤老板)
冷静却少言卡米尔。  (兄控爱蛋糕的欧豆豆)
自主却他人的雷德。  (爱祖玛和恋爱小说的改造人)
爱却被爱的祖玛。  (雷德加油)






星月刃停了下来,站在金面前的是一个和自己一毛一样,但却有着一丝不同的人。

“你是……”
“是你~”




“吓!”
金从梦中惊醒,那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一直在脑中挥之不散。


“金。”熟悉的声音。
“渣渣!”熟悉的人。
“金~”熟悉的语气。
是大家!


金跑了过去,抱住了凯莉。
流出了本能的眼泪,并不是因为情绪。

理性举报,误伤和气

关于绕丛声竹这一类“人”
就请大家不要多看一眼,最好不要看。

用你们的手点一下『举报』,再拉个黑~

@绕丛声竹 你这并不是正确爱金的方式。

对我们来说,尤其是爱着金的人。
这可能是一个警示。

我想,绕从声竹同学。您对我们所说过的话,您也未做到吧?【微笑】

「all金」无感之者

All金,无感之者——因

初次写文!
我爱金!
嘉德罗斯专用金称乎:]『渣渣』

凹凸大赛结束了,这场大赛中 唯一活下来的是一名金发的少年。

“金,恭喜你赢得了比赛。”裁判长丹尼尔从空中缓缓落下。
“你想要实现什么愿望?”

金一言不发。
金色的脑袋深了下去,蓝色的眼睛变得空洞。

金看着自己怀中的银发少年格瑞。又转头看了一下自己身后的嘉德罗斯、雷狮、安迷修、凯莉、紫堂幻、银爵……他们都安静的躺在了血 泼中,神情祥和。

“丹尼尔大人,我可以让大家都复活吗?”金低头摸了摸格瑞早已再无温度的脸颊,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愿望。

丹尼尔并不吃惊,这是许多参赛者到最后都会说的一个愿望。自然也包栝上一位创世神,金的姐姐——秋。

“丹尼尔……”丹尼尔刚想开口说不可以,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这个声音宛如秋日的微风,吹进了丹尼尔空旷的心。

一位天使从天而降,如秋日阳光般的长发随着光芒而落下。“金!”
随声而应。金抬头看见了那个自己一直在寻找的身影:“姐姐!”

秋看见了金的狼狈样,黑金的白发与自身的金发各占一半,衣服破烂不堪,两只颜色不同的眼睛同时流出的眼泪。
即使有温度的眼泪落在格瑞冰冷的脸上这也无法让己去之者复活。

“金,这个愿望你是无论如何都要实现吗?”秋温柔的抹去金的眼泪。
金点头,握住了秋的手。

“好,那怕是你所有的感情?”「所有的感情」秋在说出这句话时明显加重了许多。

“是。”
金没有迟疑,说出了这个可以改变自己一身的答案。

秋微笑,在她微笑的同时,所有人消失了,一道强光照射。
当金睁开眼时,站在他面前的是自己的发小,那位保护自己进入决赛,最后自 杀,让自己获胜的格瑞。

他正在自己面前,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,尽管是背对着自己。手持烈斩,边喝着○仔牛奶边东张西望。

“格……格瑞?”金疑惑的走向格瑞。
“金?!”格瑞转身,手中依旧还是拿着○仔牛奶。

格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居然还能够看到金。金同时也是这样。
“啊……嗯,格瑞……”
“嗯……金……”
就这样,他们僵持了很久。

“金,向前面走吧。”格瑞用烈斩指向前方。那是无知无尽的道路。
金点头,大步跑去。留下一句话:“格瑞,我在前面等你,一定要来哦!”

格瑞微笑,随后化为灰烬,消失。

金跑啊跑。真到他看见了同自己一样的金发。

“嘉德罗斯!?”
“渣渣!?”
两人几乎同时喊出对方的名字。

“渣渣你……”
嘉德罗斯有些吃惊。自己明明被死对头格瑞给杀 死了。可为什么自己还活着,而且自己面前还站着金。

九岁的孩子受到了惊吓,并且马上就傲娇了起来。

“哼,渣渣!我才没有想你呢!( '-' )ノ)`-' )”
“诶~那我走了哦╮( •́ω•̀ )╭”
“"(º Д º*)”

金向前走去,嘉德罗斯迟疑了一下。
“渣渣,你就一直向前走,听见没有?!”
金回头微笑,可惜没有看见嘉德罗斯;只有点点金色的星光和被落(la)下一条围巾

“嘉德罗斯呢?”

我,我平生第一次抽到金平糖!!!!!
呱儿砸我爱死你了!